首页 科技快报正文

钉钉上瞎“捣鼓”,“代码小白”捣鼓出一家市值上亿的互联网公司

chinanews 科技快报 2020-12-22 1870 0

几个月前,高治剑和4个公司同事开了15个小时的车,将公司一路开到了杭州。

高治剑曾经是一家央企的高速公路工程师,对编程和代码一窍不通,因为偶然在钉钉上的“捣鼓”,意外捣鼓出了一家市值上亿的企业服务SaaS公司。

低代码开发,企业级应用,他抓住了这两次绝佳的机会。

央企工程师离职创业  在钉钉上瞎“捣鼓”成一家SaaS厂商

高治剑是蚂蚁分工CEO,在西安定居17年。2003年,他从东南大学毕业,被分配进了一家央企设计院,从事高速公路设计工作。在西安,这是份令人羡慕的工作。

在央企10年,算不上安逸,也学到了本领,但他抬头一看,看到了职业前方的“确定性”、看到了“天花板”,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高治剑最终决定离职。他与几位同仁一起创业开公司,继续干老本行,做高速公路工程设计,他本人担任副总经理。

从原来按部就班的工程师,到管理几十号人的公司高管,高治剑的工作发生了很大变化。技术人员怎么组织?工程项目怎么推进?企业经营怎么管理?一系列问题摆在他面前,他开始想办法改变工作方式。

2015年,高治剑在一个工地上第一次接触到钉钉,他熬了几个夜,把钉钉当时的主要功能试用了个遍,隐隐觉得它可以改变公司的运行方式。回到西安,他通知公司全面启用,把公司所有的工作群、审批都搬上了钉钉。冥冥中自有天意,没想到他的人生路径就此改变。

高速公路设计项目很庞大,几十家上下游合作单位,每个单位各司其职;项目组上百人协作,每项任务都需责任到人。每个月每个季度都要回头统计工程师们各自完成了多少设计工作,填报统计工日、分配奖金。

从国企带来的传统办法是excel填表格,逐级汇总统计,但总会出现重叠,几个人同时声称某项任务是自己做的,查也查不清楚,一堆糊涂账,任务的完成质量同样说不清。只能凭领导主观感受分配奖金,难免大锅饭,整个行业普遍如此。

到了年底,合作单位的对账结账、合同发票、质量评价,又是一项大工程。合作单位在哪些项目上做了多少工作、预算多少成本、合同结算是否浮动、下一项目是否继续合作…信息分散在各个项目上,老板很懵,不知道该跟合作单位怎么谈。

当时,市场上有各种现成的小软件,高治剑试用了一圈,发现一盘散沙,很不好用。定制整套软件吧,对他们这种几十人规模的小公司来说,实在过于昂贵。于是他一咬牙,尝试自己动手搭,项目管理、任务分配、工作量填报、绩效考评、人事行政管理、客户管理、外包预结算管理……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,在钉钉上学习低代码开发,边学边干,不懂就问客服。

“应用搭好后派上了用场,合作单位来要钱,我们掏出手机一查,预算、合同、发票、应付多少钱,全都一目了然。公司同事在钉钉上用了这几个应用,大家觉得挺好用。”他自豪地说。

自掏腰包开发软件  在钉钉上架第一天3秒抢光

高治剑很快发现,这几个应用只解决了一半问题。“几个方面仍然是独立、割裂的,我开始想,仅靠我自己用简单工具搭建恐怕不行,得开发成完整的软件产品,把公司的各类事务给一体化解决了,但又得避免完全定制。”

2017年初,高治剑自掏几十万元,开始外包开发,并尝试着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。对于高治剑跨界开发软件能不能成、有没有市场价值,设计公司的创业伙伴们都不甚理解,但他们作为首批用户感受最深,同时凭着对高治剑的信任,都表态支持、投钱入股。

2018年3月,公司在西安瞪羚谷创业园要了一间办公室,招聘了3名员工开始正式运营,软件产品取名“蚂蚁分工”,寓意帮助更多的企业团队像蚂蚁一样有序分工协作。

公司逐渐增加到十几人,产品也越来越完善。比如,用户可以直接把“任务”派单给合作单位;合作单位参与的项目、合同、发票、支付记录都汇总在了一起。为了互相敦促任务执行质量,高治剑在产品里加入了任务完成情况评价等功能。

3个月后,产品在钉钉应用广场上架,上架后需求火爆。“记得第一个月每天只开放了10个企业试用名额,结果3秒就被一抢而光。第二个月每天开放50个企业试用,基本上也都两三分钟被抢空。”高治剑回忆。

第三个月,重构的付费版产品正式在钉钉应用广场上架,从收费的第一天起,蚂蚁分工就实现了盈利,此后一直在钉钉上保持全平台前10名、同品类第1名,众多制造业、建筑业企业使用,甚至有好几家公安机关用它管理办案。

“有一天我发现,以前工作过的央企设计院竟然也成了我们的用户。”高治剑说,这种感觉很美妙。

产品上架两年获得数千万融资 正式把公司搬到了杭州

随着产品运营的逐步扩大,高治剑认为需要跟钉钉平台协作得更加紧密。去年年底,蚂蚁分工团队在“钉钉空间”申请了4个工位,高治剑和团队部分人员开始在西安、杭州两地跑。实际上,最多时团队有20多人挤在钉钉空间的几个工位,坐不下就申请使用公用会议室。

今年7月,钉钉空间扩容到了附近的海智中心,高治剑咬牙申请了半层楼,一百多个工位。“我们创业依托钉钉这个平台,靠近平台协同更方便,可以跟平台更好地共创。”他说明了搬家的主要原因。今年9月,蚂蚁分工获得了数千万元的CVC投资(CVC是指投资于外部创业企业的企业基金),更加坚定了他把公司总部搬到杭州的信心。

1604_8a8953430c65585c9a1ac36db38cf8d0.png

高治剑带领团队搬入钉钉空间办公室,正式把公司总部搬到了杭州。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“人”也是搬家的重要考量。高治剑说,西安虽然高校多,但互联网背景的人才,特别是SaaS人才相对稀缺。“杭州人力资源丰富,很多人都做过SaaS,跳槽可能就是从这栋楼跳到隔壁楼。他们进了公司马上就能发挥作用,带来先进的经验和理念。”

目前公司杭州总部的人数已占2/3。杭州总部员工中,大多数都是杭州本地高校的毕业生。高治剑算过,杭州的薪酬成本比较高,大概是西安的1.5-2倍。

10月底,高治剑和4位同事一起,开了15个小时的车,正式“宣告”搬到杭州。他说,作为一个“钉钉资深用户”“代码小白”,在钉钉上摸索低代码开发,误打误撞进了这个行业,现在竟然成了企业服务SaaS厂商的CEO,这几年间发生的一切颇有一点魔幻色彩。

“这次把车开过来,一方面是向杭州同事表明我全力以赴的决心和信心,另外也能在杭州周边转转,了解、融入这座城市。”高治剑已经把心安在了杭州。



版权声明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蓝鲸日报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www.lanjing.org

评论